母亲虽然没有文化,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图片 1

文丨萱小蕾、又名漠泱

这个题目看起来很大,但是我刚好就想到它,因为身边经历的一些事情让我决定就用它作为我作文的标题。

     
且说这个赵刈是个女孩儿,家里连父母两口人一共五口人。自然,她有一个大姐和一个哥哥。

做一个称职的尽责的有爱的妈妈,的确是世间最辛苦的职业。但是做一个智慧的妈妈,收放自如,张驰有度的妈妈,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记得十年前侄女因父母离婚想换个环境上学,哥哥便把她托付给了我,来到贵阳上小学四年级。侄女的成长一直有母亲陪伴,所以母亲也一同来到我家。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却是一个明辨事非、慈眉善目、宽容仁厚、勤俭持家的好手好妈妈好外婆好奶奶。她走到哪里,都讨人喜欢,一家老小吃喝只要是她在,全天侍候三顿五顿她都不介意,不抱怨,所以妈妈来和我居住,我是开心幸福的孩子!!!

     
赵刈自打初中的时候就开始打零工自己赚钱的事是我上了大学之后才知道的事。她这么多年不告诉我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个是她自己的事,不关别人的事儿。不过于我似乎也合情合理——因为,一,我不爱掺和别人的闲事儿,二,对于她的家境,虽然我知晓一些,但也不能实质性地帮助她,所以我上了大学之后偶尔和她出来小聚一下,吹吹牛、聊聊天也算给她带来点生活上的小乐趣。

好妈妈最容易落入的一个误区,就是过度关心,变成唠叨啰嗦,弄得儿女觉得累,而妈妈也会觉得委屈。

曾经早起给孩子做早点的事,妈妈来了后就自动承担了,我也可以和我儿子侄女儿一样有时在妈妈跟前撒撒娇,吃妈妈做的各种饭菜。每天妈妈都会变着花样地弄给我们吃,每顿饭放碗最慢的是我儿子,从小到大他从来吃饭慢不说,还似乎对吃饭水果不感兴趣。我这个当妈妈的也未很重视他的问题,那时候不太懂孩子味口不开是要找明原因,给他调理的,所以现如今这小子大二了精精瘦瘦的。

     
不过说个老实话,她爸我见过一次,但是非常不喜欢。平常家里难得来个客人,摆了一张臭脸,不招呼客人吃饭也罢似乎也不兴叫客人坐下歇歇,幸亏她的妈妈热情好客,不然这气氛还真的被这一家之主弄得上不上下不下,好是尴尬。只见那位胖胖的妇人端了两大碗菜从厨房出来,尽管是初夏,却仍见得那大碗上的热气——这菜似乎很香。等菜端到客厅的时候,我的眼睛起了一层雾气,愣是看不清是什么菜,于是,赵刈便开始给我介绍——这个是我最爱吃的花菜炒肉片,这个是木须肉,那个是青菜炒……介绍了一通之后,她的妈妈给我们俩盛好了饭,她就开始大快朵颐了。我看着面前这碗比我平时吃多三倍的米饭,瞬间失去了食欲,只是随随便便地吃两口,剩下的米饭全归了赵刈。因为家里没有冰箱,所以他们家的菜炒了就要吃完,自然,哥哥不在家,赵刈和妈妈就成了家里吃饭的“主力军”。她的爸爸像猫一样吃了一口饭,吃了几口菜,抹抹嘴就回房间里了,这时,她们娘俩还在桌上“奋战”,我俨然已经“熄火”。

图片 1

妈妈侄女来我们家后,儿子特别喜欢外婆听外婆的话。由小时候我们全家8口人,妈妈长期养成煮饭都是一大甑,菜也多难免会剩菜。儿子常常最后放碗自然成了解决剩菜的人,用他的话说他是我们家的泔水桶。其实是这孩子体恤外婆的辛苦,全吃了是对外婆的最好的褒奖。就是在那个时期儿子在外婆的照顾下味口才渐渐开了的,现在想想都十分怀念母亲住我这里的那段日子。

     
 这么看,表面上,他们家似乎还云淡风轻的没什么,可是顺应老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他们家就似乎有点什么了,那就得等着赵刈跟我私下“下回分解”喽。

小米说,她的妈妈就是对自己太好,好到她觉得很累。关于照顾她吃喝的任何一件事,反复说多少遍,妈妈都不会听。

母亲没有文化,但她非常好学。白天我们上班的上学的没人陪她,她就叫孩子们把她的名字写在本子上她照着写。渐渐的家里所有人的名字她都会写不说这老太太还自学画画,小鸡小鸟小猫小狗,家里养的花……她画得有模有样。我们回到家看了她的作品大家表扬她时,她开心地像个小姑娘,至今我都记得母亲高兴时哼哼唱唱的模样,讨喜、纯朴、可爱。

     
赵刈的哥哥是他们家第二个孩子,跟他爸的性格一样,阴郁,不爱说话。但是跟小刈抢起电脑的时候可是毫不示弱,基本每次小刈都要让给他。还听小刈说,她哥哥小时候皮,在外面闯祸就被爸爸在家吊起来打,不知道是真是假。更可笑的是哥哥被打之后还被自个儿爸爸送去医院,你们说这爸爸是何许人也?后来我又问她大姐现在在哪里,她只是阴沉下脸来,说,姐姐很早就到外地工作了,也嫁了人,因为是娘家,过年的时候也见不着人,所以也已经好几年没见着人了。我很想问她,你家里人就不关心你姐姐在外面过得怎么样吗?转念一想,也许真相不太好看,还是别听了吧。

比如说,小米说不饿,不吃,妈妈不会听,会做好了端到面前。经常这样硬塞食物下去,吃得很是郁闷。

母亲在贵阳除了我们她没有熟人没有朋友,但是,来我家没多久,她就和对面独居的老太太混熟了。老太太生活极不讲究,吃饭随便就对付了,妈妈和她聊天时看她吃了几天几夜的蘸水还在吃,而且吃的菜也不新鲜。这老人家境是不错的,可能是对吃不讲究也或许懒得动用心去做的缘故吧,所以吃得没“营养”。于是妈妈每次炖汤做好吃的时候都会多做一点端一碗给老人家,几乎每天如此。从此,老人见人就说妈妈做的汤太好喝了,无论如何要妈妈做她的干女儿。她有什么好的要给妈妈,不要就生气,妈妈做了中口的好吃给她她欢天喜地。以至于四年前妈妈去哥哥家后,如若我在家,有好吃的我也会拿给老人家。

     
 小刈她自己呢?据她自己说,她本来不应该出生的,只是她爸爸想再多要一个男孩儿,没想到生下了她,还被罚了很多钱,说,当时计划生育不是闹着玩的。爸爸在家里教书,妈妈在菜市场忙活,哪有吃喝不愁的时候呢?现在,爸爸年纪大了,教不动了,妈妈的工作所得就成了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再加上自己的哥哥上几个月刚刚结婚,家里的积蓄一下子就少了很多,她也大四了,在外面赚钱养活自己更是家里人觉得理所应当的事儿了,最糟糕的是,她还想考个研究生继续上学,本来是个好事,偏偏这个时候家里财力不够,父母并不支持她继续上学,连考研买资料的钱也不愿意资助一点点。日子被钱折腾得苦,就连她原本“越挫越勇”的性格也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不过,偶尔她也会冒出阿Q一样的话,以后都会变好吧。

比如说,小米说家里菜太多,随便吃什么就行了,不要刻意为她买什么吃的。妈妈不会听,总是不断买,买到冰箱放不下,买到旧的菜坏掉又舍不得扔。

每次我回家只要她门开着看到我,第一句话就问我“你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太想她了,我太想她了……”因为妈妈不仅给老人家做好吃的,还陪她聊天,她一生好强,得理不饶人的一个老太太。家里人她谁都能列举他们的不是一二三四条,所以她的儿女也怕和她相处,每次来看她都是匆匆来匆匆走,惟独一个外人我的母亲她全部接受。

     
最近的一次见面,见她比原先憔悴了许多,问了她的情况,她只是说,最近在家只吃一顿,穷得只剩几块钱,今年的压岁钱依然是几块钱都分不到,去个A机构面试,面试官知道自己是本三的就直接被刷掉了,今年年后的工作还得重新再找;像以前发传单、电影院帮忙、KFC之类的活儿都不想再做了,没啥收获,学不到东西;就想找个机构教教孩子们英语,做点零的翻译……我说我羡慕她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她只是觉得好笑,并说,她羡慕我可以不用自己“割麦”就能生活得很好。然后我跟她说我妈也讨厌现在的“啃老族”,笑着问小刈,是不是我妈话里带话说我没用呢,小刈听了之后哈哈大笑,我看到她笑了,我也笑了。

比如说,小米说一顿炒两个菜就够了,妈妈非炒三四个。就两三个人,根本吃不完,每顿剩菜,每顿还要炒新鲜的,就是怕小米吃不好。小米要帮着剩的,还不让,妈妈跟爸爸吃剩的,让小米顿顿吃新鲜的。可是剩久了,小米也看不下去,经常悄悄倒掉剩菜,因为妈妈舍不得倒。

母亲因为添了小孙子去带小孙子去了,我侄女儿子也上大学去了,所以母亲很少来贵阳。这个巨婴老人对妈妈的依赖没有错,这是她们的缘分。家里人给她请了很多保姆,这样那样的原因她一一退掉,执念地希望妈妈陪她。可是,首先我的母亲不是保姆,她只愿做她儿女孙辈的保姆,其次,妈妈去儿子家带孙子非常开心,不会离开。期间妈妈来贵阳也来看她老人家,和她聊天也劝慰她,80多岁的老人了该放下锋芒好好和他人相处了,她表面应承,日子还照样过的鸡飞狗跳。

     
今年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从一个学校转辗到另外一个学校上学。小刈好奇地问我现在这个学校怎么样?我瞥了她一眼,说,就觉得现在学校里的学生书生气太重,弄不好就让人觉得是个书呆子,今年新进来的老师虽说都是博士,但总让人觉得有些“呆”,关键是不会教书,这个时候小刈便插了一句说,毕竟人家读了十几年的书,多少有点“呆”。我又反过来说,估计啊,他们但凡是向你学习一点点都好啊,去找份零工锻炼锻炼,去社会上“割割麦”,总也好一点,人也活套一点。小刈看着我点点头,欲言,又止。

比如说,问过小米吃什么,小米说你跟爸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没有特别想吃的。不听,妈妈买东西时还是要问,有时候早上六七点就发消息问小米,小米还睡得正香呢。

不得不承认一物降一物的说法,母亲没在贵阳这四年,老人变得不可理喻之外,还衰老加速,每次看到我依就是“你妈何时来看我,我太想她了……”3月份的一天我在成都学习,凌晨先生发来信息说对面老太太摔倒了,他在外打牌是儿子把老人家扶回家里用毯子把老人包起安抚她,直到她家人来接走她送她去医院住了几天。好在那次老人也无大碍,我们也放下了心。

     
我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假设,如果小刈是个男孩呢?估计比现在好一点,但也好不了哪里去。麦是照常地割,学也是照常的学,活更是照常地活。只是说,看到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而我现在,也希望小刈不要被生活击垮,不要因此积怨。岁月长流,这个每年只能见几次面的朋友会怎么样呢?未知。且祝愿她考研成功,上她的学,割她的麦吧。